欢迎访问爱游戏app官方下载!

内江9岁自闭症男孩患白血病离世 妈妈曾当5年同桌

点击次数:3   更新时间:2022-11-18      来源:本站

  内江9岁自闭症男孩患白血病离世 妈妈曾当5年同桌这是一个让人悲痛的故事,但它却在寒冬令人感动和温暖。因为患白血病,18日晚上9点多,9岁的强强带着沉沉的鼾声离开了。他的母亲刘洪芬沉浸在悲痛之中,令她遗憾的是没能捐献出孩子的眼角膜,没能让他继续看这个世界。在两岁时,强强就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,多动、不爱说话。为了让孩子能跟上同龄人的学习,刘洪芬辞掉工作,从幼儿园到小学二年级,5年时间里坚持陪他一起读书,教他识字、交朋友。

  付出终有回报,强强不仅能够独立完成期末考试,还能考90分左右。当刘洪芬看到希望,打算结束陪读时,命运却再次捉弄了她。

  强强不会和同学 交 流 ,有时没有本子或者笔 了 ,他就直接去抓 同 学的 ,其 实可能是想借 ,但 是不会表达

  强强很 聪 明 ,记 忆 好 ,认 字 、背课文常常比其他同学 快 ,一般期末考试都能考90 分,在班上前10名

  2005年7月27日,邹富强呱呱坠地,成为了刘洪芬家的新成员,虽然已经育有两个女儿,但是强强的到来依然让这家人欣喜不已。

  刘洪芬和丈夫邹平都在浙江打工,强强两岁时,她就将孩子送到当地托儿所。“才上了半天,孩子就被学校退了回来,原因是他爱动来动去。”刘洪芬说,其实她早就察觉孩子不对劲,于是她带着强强到了上海检查,医生确诊强强患了自闭症。

  强强的姨妈刘洪芳说,孩子最喜欢看广告,一看见广告就手舞足蹈,还将收集来的广告纸、广告书折叠放好。

  爱干净、整洁是强强最明显的特点。强强的大姐邹润记得,弟弟房间里所有物品摆放得都很整齐,谁要是弄乱一点,他就会闹。如果厨房的调味品顺序乱了,他马上会调整过来,就连超市里的商品放反了,他也会忍不住动手调转。

  为了让孩子和同龄人一起学习,强强4岁时,刘洪芬还是照常将他送到了当地幼儿园,征得老师校长的同意后,她也开始了陪读生活。

  每天早晨,刘洪芬将强强送到幼儿园后,并不会离开,而是坐在强强身边,和他一起上课。

  临近中午,她得赶紧离开幼儿园,回家做饭,做完饭再回幼儿园接强强。“有时家里有事,得回去一趟,放心不下孩子,做完事就马上跑回学校,一天不知道要来回跑多少趟。”她说。

  7岁时,强强开始读小学了。即使打开家里的窗户就能看见校园情景,但刘洪芬依然选择同桌陪读。理由是,只要她一离开,强强就在教室里到处走动,而且有的不太懂事的同学还会欺负他。所以,即使是考试,刘洪芬也必须坐在强强旁边。

  上课时,强强几乎不怎么听课,于是在放学时间刘洪芬就会加强对孩子的辅导。如果强强的字写得不好,她就会把本子撕了,要求重写,光是作业本,她就撕了好几个,有时,强强得写到晚上12点。

  原本一切都在好转,刘洪芬也已经做好打算,三年级开始就不陪读了,让孩子独自上学。可是,不幸再一次降临。

  今年4月3日,强强突然感冒、发高烧、呕吐,在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后发现,他的白细胞指数达到400多,当天,强强被转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,确诊为白血病。

  在和丈夫商量之后,刘洪芬决定在强强去世后,捐献眼角膜。她说:“孩子生病太痛苦了,我想捐眼角膜救其他孩子,就当他还活在世上。”

  18日晚上9点过,强强离开了人世。10点过,刘洪芬就带着孩子回到了老家东兴区石子镇。由于过于悲痛,她忘了捐献一事,等到早上想起的时候,已经过了采集眼角膜的最佳时间段了。

  让刘洪芬放弃捐献的还有一个原因,她说:“本来想到移植眼角膜还能给自己一个希望,但是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跟我说,孩子因为患白血病,所以眼角膜不能用于移植,只能用于医学研究。”

  石子镇中心学校教师门智是邹富强的班主任教师,最初,他将强强安排在前面的位置,可是“同桌”刘洪芬太高,会影响后面的同学看黑板,于是他将母子俩位置调到了最后一排。

  在他的印象里,母子二人不仅没有迟到旷课,还常常比老师还来得早,原因是刘洪芬要提前为强强辅导。

  门智说,强强不会和同学交流,有时没有本子或者笔了,他就直接去抓同学的,其实可能是想借,但是不会表达,还好同学们都比较理解他,有的还乐意帮助他。

  虽然强强有自闭症,但并不笨,相反,事实证明他比很多同学还聪明。“他的成绩可以算优秀,一般期末考试都能考90分,在班上前10名。”门智还说,强强的记忆好,认字、背课文常常比其他同学快。

  住院4个多月,刘洪芬一家花费了20多万元,在第四个疗程化疗后,强强出现了感染。因为没钱继续治疗,他们回到了内江。之后,因为病情反复,强强又先后多次住院接受抗感染治疗。

  对于这个孩子,医院的护士最多的评价就是“乖巧”,内江市第二人民医院血液科护士说,强强在病房走廊里看到护士都会主动喊“姐姐”或者“阿姨”,打针之后,他也会说“谢谢”。

  在刘洪芬眼里,强强的懂事令她有些心疼,她说:“每次护士打针时,他会主动提议扎哪只手会好点,只要病情稍微好转,他就问我什么时候回家,他想上学了。”多知道点哪些情况不能捐献眼角膜

  强强未能实现眼角膜捐献,内江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也表示遗憾,他介绍说,有三种情况的捐献者不能实现眼角膜移植,只能用于医学研究,第一是捐献者曾患传染性疾病,例如梅毒、艾滋病、肝炎等。第二是捐献者患眼部肿瘤或有损伤角膜的眼部疾病,最后一种情况就是捐献者患白血病、败血症等血液疾病。

  一般指儿童孤独症,是广泛性发育障碍的一种亚型,以男性多见,起病于婴幼儿期,主要表现为不同程度的言语发育障碍、人际交往障碍、兴趣狭窄和行为方式刻板。约有3/4的患者伴有明显的精神发育迟滞,部分患儿在一般性智力落后的背景下某方面具有较好的能力。 华西城市读本 记者黄晓庆 摄影报道

  两岁时,家住内江市东兴区石子镇的邹富强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,多动、不爱说话,为了让强强跟上同龄人的学习步伐,他的母亲刘洪芬辞掉工作,从幼儿园到小学二年级,5年时间里坚持陪他一起读书,教他识字、交朋友。

  如今,9岁的强强不仅能考八九十分,也可以和几个同学交流玩耍。可是,今年4月他却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,因为病情加重,他目前危在旦夕,刘洪芬说:“我想捐献眼角膜,让孩子用另一种方式活下去。”(本报今日6版报道)

  大爱无言,母爱如水,这种爱,温柔而深沉。妈妈这两个字蕴含的含义,曾令无数人动容。黎巴嫩诗人纪伯伦曾说,“人的嘴唇所能发出的最甜美的字眼,就是母亲,最美好的呼唤,就是‘妈妈’。”这是文学的语言,亦是现实的反映。内江男孩两岁患自闭症,多动、不爱说话,为了不让他从同龄人中掉队,母亲与他同桌陪读5年。今年孩子9岁了,却诊患白血病危在旦夕,妈妈忍痛决定替他捐献眼角膜,让他用另一种方式活下去。

  天堂没有疼痛,希望强强一路走好。但对于母亲刘洪芬,孩子的离开注定是久久不能承受之重。母亲的心中,孩子永远比自己更重要。这份重量,沉甸甸。怀胎十月,生他养他,将他拉扯大;孩子身患自闭,知他懂他,不言放弃当陪读妈妈;孩子病重,悲他疼他,感同身受却只能无力看着他离开。我们难以体会母亲刘洪芬承受的种种,但愿时间能快快抚慰这位母亲悲痛的心灵。

  歌颂母爱,不止于感动,而要在其中照见自己。初闻强强和妈妈的故事,让我不由得记起1998年读小学时,班主任组织全班同学观看电影《妈妈再爱我一次》。当时电影放到一半时,有不少女生就哭了,而很多男生都稳住不哭,有的还说别人“看电影都哭”。不料电影快要结局时——长大的儿子终于找到了“疯娘”——1个班30多个学生,不管男生还是女生,早已哭成了一片。当时只觉得情不自禁,等自己长大了才知道,当年不只是我们那些小毛孩,连很多成人,几乎每个从电影院里走出来的人,手里都攥着哭湿的手帕。而记忆里的这次集体挥泪,或许正是母爱,这个亘古不变的字眼,在所有人心中引发了共鸣,它给善良的人们一个宣泄感情的窗口。正是如此,《妈妈再爱我一次》早已超越了电影本身,而是将母爱融入到一代人心中。

  再看强强和妈妈的故事,刘洪芬放弃工作陪伴儿子上学,5年如一日从未间断,如果说这还只是小爱,那么在儿子病危之际,她毅然决定帮孩子代捐眼角膜,让孩子的生命继续在他人身上延续,就是一种大爱无虞。虽然最终因强强身患白血病没有捐献成功,但这种姿态、这种无私却无声地影响了身边的人。

  狄更斯说:“爱能使世界转动。”不错,妈妈对强强的爱正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榜样,因为靠得如此之近,我们不仅感动不已,且能对照自身。